旧版入口ENGLISH
请输入要搜索的内容
>>当前位置:首页-综合新闻
附院往昔|司机班里的老师傅发布时间:2019/8/14 8:00:00       浏览次数:275次

1957年9月我调到医院工作,担任统计员,代管图书馆。1958年某一天武建勋副院长和赵双林书记叫我去谈话,说医院分配来两辆汽车,一部华沙轿车(兼救护车)和一部嘎斯卡车,由于工作需要,组织上决定让我去学开车,从而更好地为患者服务,做好医疗运输保障工作。我说:“同意,服从领导安排。”接着领导对司机刘宪师傅说:“刘师傅,现在医院有两部汽车,你一个人协调两辆车很累,让大栗跟你去学车,你可快点把他培养出来。”刘宪师傅说:“最快需要两年时间。”就这样我就改行学开汽车了…

从1958年10月初跟随刘宪师傅学习,经刻苦训练,1960年初我终于取得了驾照,算下来不到两年时间,虽然学得时间长了点,但我学得扎实、牢靠。后来刘宪师傅因为某种原因调离了医院,自此我们师徒二人就分开了。由于司机班的工作越来越多,上级将李全忠师傅调来,我们二人各开一辆车,齐心协力,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的每一次任务。我和李全忠师傅在医院工作几十年,始终兢兢业业,任劳任怨。司机班只有我们两个人,工作经常加班加点,夜间接送患者是常有的事。1960年1月的一天我出门在外,儿子出生了,妻子一个人生产,我没能陪护,终生都感到内疚。由于我们夫妻是双职工,工作都忙,没有办法,只能将1岁的大女儿放回老家,让小孩的二姨帮助代养,直至3岁上幼儿园才接回保定,而我父母始终在老家,病重期间也没有过多的时间伺候在身边。

50-60年代,卫生厅给医院调配的两部汽车

我与李全忠分别为两部汽车的司机

图为我与医院第一辆苏联嘎斯卡车的合影

“学习雷锋好榜样”这句话,不止挂在口头上,还应时刻铭记在心里。一次到衡水市饶阳县执行任务,在回来的路上走到清苑区张登镇,看到几个人抬着一位患者,便停下车来询问情况,原来患者腹痛,家属正将患者送往县医院,我想正好顺路,帮他们将患者送至医院也好,于是我停下车,帮助家属将患者抬上车,安全送至目的地—清苑县医院。

图为50-60年代医院第一辆波兰华沙救护车

汽车是我们司机班工作的工具,我们始终细心使用,爱护有加,做到自修自养,保证行车安全,因此我们从未发生过交通事故。那个年代汽车修理店很少,更没有4S店,每次出车前的头天下午,我们都会动手检查和保养汽车,查看汽油机油,汽车轮胎,刹车系统,水箱里的水等,以保证第二天的安全顺利出行。有时即便做了很好的检查和保养,也难免会出现各种故障,给工作带来不便。记得有一次去卫生厅执行任务,在到达目的地后发现,汽车发动机的六个缸有一个不工作了,经检修,发现是气门簧坏了,幸好我们平时都带着气门起子和零部件,两个多小时后,终于把故障修理好了,安全及时地返回了医院。还有一次去沧州市任丘县执行任务,返回的路上汽车抛锚,修理了很久也没修理好,由于担心汽车晚上会被盗或被别人损坏,我就在汽车里看守了一夜,直至第二天修理厂人员赶到,修好汽车才顺利返回保定。

华沙救护车的内部结构

我和李全忠师傅这一代人在医院工作几十年,一直坚守在平凡的岗位上工作,也多次被评为医院“优秀共产党员”和保定市“安全驾驶员”称号,但这都是党培养的结果,是与医院领导的支持和同志们的帮助分不开的。如今,我们医院走在新时代的曙光中,我的故事虽然平凡但仍希望医院的所有年轻人都继续发扬艰苦奋斗、爱岗敬业、勤奋钻研和开拓创新的精神,一代更比一代强,为医院建设奉献自己的力量。

文/图:栗瑞恒(我院已故退休职工)

编辑:董媛媛 闫紫薇